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七公子②首席他总耍无赖 > 256 就是平时在孤儿院里缺少教养,才会这么随便(二更)

256 就是平时在孤儿院里缺少教养,才会这么随便(二更)

256就是平时在孤儿院里缺少教养,才会这么随便二更

梁秀林嘴角冷冷的勾了勾,心中冷笑,才低头要将钱塞给莫锦西,“锦西,这些你拿着,是给你的零花钱,平时看中了什么想要的,就买。”

莫锦西手腕被梁秀林握着,他却攥起了拳头,一个劲儿的把手往回躲,用力的摇头,“我不要。”

“怎么了?”梁秀林以为莫锦西只是害羞,再加上刚才老院长的拒绝,让莫锦西也不好意思拿。“不用担心,等你回来了,奶奶给你的零用钱更多。你是莫家的孙子,要习惯这些。再说,咱们有这个条件,何必委屈自己?”

梁秀林虽然没有看老院长,但明显这话就是冲老院长说的。

老院长冷着脸,也不搭腔。心道这莫夫人比燕家的人可真是差远了。

林初自不必说,从燕老太太到喻梓,全都是特别好相处的人,都没人像梁秀林这么小心眼儿。

莫锦西摇头,“我还是不能要。”

“为什么?”梁秀林瞪大了眼睛,觉得莫锦西还是被老院长影响了。

莫锦西却挣了挣自己的手腕,“奶奶,您能先放开我吗?”

梁秀林从鼻中呼出一口气,松开手。

莫锦西赶紧把手背回去,怕梁秀林又来抓似的。

梁秀林看着莫锦西的动作,心说这孩子就是在孤儿院里呆久了,带着点儿小家子气。

这两千块才到哪里,竟然不敢要。

莫锦西背着手,说:“这些钱作为零用钱来说,太多了,我不能要。如果我收下了,我买东西肯定要分给所有的弟弟妹妹的。但是这对他们来说不是好榜样,他们会觉得我跟他们不同了,会会”

莫锦西说不出来,但心里知道这样是不好的,心里就是觉得不舒服。

如果同样都是在孤儿院的孩子,有个孩子突然拿了很多钱买东西分给他们,他也会觉得不好。

“你本来就跟他们不同”梁秀林说,莫家的孙子,怎么能跟孤儿院的这些孩子相提并论?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莫首长打断了,“好了!”

梁秀林一顿,抬头看莫首长,莫首长沉着脸说:“锦西不收是对的。我教育孩子一向如此,家里就算有钱也是辛辛苦苦赚来的,不论多少都是血汗,给小小的孩子随意挥霍并不好。且锦西说的没错,他跟所有的孩子都没什么不同,不是因为是莫家人,就可以居高临下的低看别人。自己大手大脚的买了东西随意送给别人,还觉得自己挺厉害,沾沾自喜,这跟纨绔有什么区别?”

莫锦西点头,自己刚才知道不对却说不出来的,就是这个了。

“而且,我在这里真的什么都不缺的。初初还有燕家的叔叔阿姨,还有燕奶奶,都会送好多玩具过来,还有书本。初初时不时的就会带我们去吃好吃的。平时老院长也会每天换着花样,给我们做好吃的吃。上学需要用的东西,别的小朋友有的,我们也都有。课外活动即使需要花钱,老院长也要我们参加,跟别的小孩子并没有什么不同。奶奶,老院长和老师们,还有初初,真的对我很好。”

怕梁秀林不信,他说的特别郑重,甚至有些着急了。

即使年纪小,莫锦西也看出了梁秀林的态度不太对。

梁秀林微微抿唇,说:“我知道了。”

把钱收回来,有些不自在。

“太晚了,我们走吧。”莫首长提醒道。

梁秀林这才依依不舍的跟着莫首长往外走,莫景晟却站着没动,说:“你们先走,我再跟北城说几句话,外面冷,你们先上车等着吧。”

莫景晟将车钥匙给了莫首长。

莫首长看看他,点头便带着梁秀林往外走。

梁秀林原本见莫景晟要留下,皱着眉,但听他说是要跟燕北城说话,这才松开眉头,走了出去。

莫景晟这才对老院长说:“抱歉,我母亲那人其实并不坏,但就只有一个毛病,容易看不起人,把人往坏处想,有些门第观念。可实际上她本身没有什么坏心思。刚才她说的那些话,您千万别放在心上。我昨天跟锦西相处过,锦西是个很好的孩子,有礼貌,比我见过的许多孩子都有教养,您把他教的很好。就算他当初没有失踪,从小就在我们家长大,我也不敢保证他能比现在更好。”

莫景晟说的真诚,并不是说好听的哄老院长。所以老院长也放下了心中的不愉。

她对梁秀林的言行不满,却不会牵连到莫首长跟莫景晟的身上。

然而莫景晟能这样说他的母亲,老院长虽然心中赞同,却不好也这么说,只说:“锦西这孩子本就好,听话懂事,从小就不叫人操心。就是太懂事了,总让人心疼他的懂事。他能找到家人,我们也替他开心。”

梁秀林跟莫首长出了孤儿院的大门,先坐上了车等着,今天是莫景晟开车带他们过来的,并没有带家里的司机。

两人坐在车后座上,梁秀林拿出手机点开微信划了几下,把朋友圈内更新的内容都看完,才关掉,“啧”了一声。

莫首长也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只看到屏幕的光明晃晃的,也没有搭理梁秀林的意思。

梁秀林等了一会儿,见莫首长还不看她,便戳了戳莫首长的胳膊,“为什么不让我直接把锦西带回来啊?咱们好不容易找到的孙子,一个孤儿院的,怎么还跟咱抢孩子了?不想着让孩子跟咱们一家人团聚,处处阻挠算什么呢?也不知道她们平时怎么教的锦西,把孩子的眼光养的这么浅。”

梁秀林撇撇嘴,“不过也是,孤儿院能有什么眼界?可不就是眼光浅吗?平时就给点儿小恩小惠,就把孩子的心收的紧紧地。也就是锦西人小,见识少,不懂事。”

莫首长有些不耐烦,隔着眼镜瞥了她一眼,不耐烦的抿了抿唇,没说话,继续看他的手机。

但梁秀林却看到莫首长看她了,就以为这是莫首长听进了她说的话,给了她反应,便说的更加起劲,“那老院长就是倚老卖老,刚才还那么不客气。我说要带锦西回来,她就是想拦着。说得好听,问锦西的意见。可孩子懂什么呢?还不是看大人行事?虽说我们才是锦西的家人,但他对我们不熟悉,心里会紧张忐忑那是自然地。现在更加亲近孤儿院的那帮人,她明显不想锦西跟我们回来,才故意那么问,让锦西知道她的意思,直接拒绝我们。哪有她那样的啊,怎么能阻碍我们家人团聚呢!明知道我们找了锦西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了,不在旁边帮着,让孩子早点儿熟悉咱们,竟还不让咱们把孩子带走。”

“咱们又不是那些不认不识的人,咱们有头有脸的,她还怕咱们害了孩子不成?”梁秀林把手机往座椅上一扔,“刚才我给锦西零花钱也是的。锦西一看就是个听话的孩子,大人拒绝的事情,他肯定不会去做。刚才我还看到他回答之前先看了老院长一眼呢。”

Copyright@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