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互探虚实

次日清晨,小圣贤庄众人早已在门前摆好阵列,正襟等侯。

最先驶来的马车,乘坐的乃是李斯众人,下了马车,李斯最先作揖问好,“老师,您也来了。”

扶苏前来,即使荀况再不愿也要出面以示敬意。只是这敬意对的是扶苏,而非李斯。

荀况冷冷的看了李斯一眼,半是讽刺的开口到,“这次公子到访,李大人多有费心了。”

李斯再作一揖,似乎听不懂荀况的讥讽,“李斯在野为儒家弟子,诸位都是我的同门师友。在朝为百官之长,普天之下莫为王臣。尽心,只是本分。”

荀况原想出言教训,奈何扶苏的马车已快至此处,也就作罢。

“公子殿下已在山麓,迎驾。”随着一声高喊,众人纷纷拜下。

车轮声逐渐清晰起来,颜路的眉头也愈加紧缩起来,大抵是自家二师兄的忧虑的目光当真太过明显,张良停顿片刻,终还是拜下。

荀况不问世事多年,此刻出现也不过是走个过场,因此最先开口的仍是伏念,“小圣贤庄掌门伏念,恭迎公子殿下大驾。”

扶苏因念着他们这次帮嬴汐治好了眼睛,态度倒也温和,“伏念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公子屈尊垂爱,伏念不敢。”伏念再作一揖,而后介绍荀况,“这位是我的师叔,荀况先生。”

荀况再作一揖表示尊重,“荀况恭迎公子殿下。”

扶苏直觉这老者身影熟悉,却知不可在这上面费了功夫,便先让众人起了身,“荀况先生年高德劭,不必拘泥虚礼,诸位都请平身吧。”

“谢公子体恤之情。”荀况起身,正巧看到扶苏打量的目光,瞬间想起这人就是当日他与子明所救的白衣男子。

扶苏也认出了面前之人,态度更加温和起来,“荀老先生,上次蒙您和那位少年侠义相助,还未及答谢,扶苏一直记在心上。”

“公子不必太过挂怀。”

不必挂怀,那少年可是同现在帝国的通缉对象一模一样,怎让他不必挂怀,“对了,那位少年现在何处?看他似乎颇有来历啊。”

荀况知这是扶苏的试探,说的便更加坦然,“这位少年不过是我的棋友,下过一局,我们之间只论棋道,所以我对其身世来历所知不多。公子面前不敢妄言。”

嬴汐不知扶苏之前遇到山贼之事,但却明白荀况说的棋友是谁。天明,怎么会和兄长遇见的。这可不算什么好事,“侠义相助?兄长可是在来的路上有过危险,为何未同我说过?”

“咳,小事而已。记我之令,小圣贤庄荀况救驾有功,传有司按大秦律例赏赐。”扶苏不想让嬴汐扯进这件事里,索性转移了话题,“李大人,那位贵宾还未到吗?”

“其人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但既然答应来,就一定会到。”

赵高这话说的倒是不假,扶苏也颇知那位的性子,轻点了下头,“好,那便先进去吧。”

“礼,”随着这悦耳的声音,代表最高礼仪的八佾之舞庄严而肃穆的进行起来,“礼成。”

小童已在这路上等了许久,见贵客已到,便上前作揖,“剑道馆洒扫以备,恭迎公子和各位贵宾。”

不对,有古怪。最先察觉到不对劲的是嬴汐,她拜师龙吟子,对道家之人的气息原就比旁人来的敏锐一些。这剑道馆,有道家的人。

嬴汐刻意放慢脚步,想要确定这股气息来源的精确方向,却发现这股气息根本飘忽不定。看来,是个厉害的。右手藏于袖中,结了个小小的印节,一条近乎透明的小水蛇以极快的速度朝厅堂游去。却不知触碰到了什么瞬间消散成了点点水汽。

这般轻易就被。。。

藏在袖中的手再次握紧,快步跟了上去。

兄长这是请了道家之人,可道家向来不问世事,怎会突然接受帝国的相邀。而且,她记得,人宗逍遥子正与墨家一起。所以,这次来的,是天宗之人?

Copyright@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