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真的很淡定 > 第217章 为情所困!!

第217章 为情所困!!

因为要抢头香的缘故,司俏和张密都很兴奋,衡州庙里的头香比较有名,司俏要陪好张密自然不介意多花点钱求个开心。

两人都睡不着觉,便畅快的聊天,张密平常在电视台都是带着面具,逢人只说三分话,全台上下没有一个她能够真正交心聊天的人。

兴许是今天司俏的情况让她受到了某种触动,因此两人渐渐的把天聊得很开了,张密道:“司俏,杨青云究竟是个什么人?以前有人说他是博雅集团唐军的儿子,是真的吗?”

“啊?”司俏哈一下笑起来,摇头道:“怎么可能?什么鬼嘛!他和我是高中同学,我们都从武德那边过来的!他父母我认识呀!”

张密皱皱眉头,道:“为什么博雅那边的事情他能够干预?陈博对他似乎言听计从?”

“哎!”司俏叹了一口气,道:“这真是一言难尽,要敞开了说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完!总之杨青云实在是厉害,我这么说吧,密姐你现在不是愁节目的事情吗?

如果青云愿意帮你的话,你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事儿,他肯定能跟你找到一条路或者一个办法,保证你能成事,我没有夸大其词,说的是真的!”

张密“哈”一笑,道:“你这还没夸大其词?我的天,杨青云他有三头六臂不成?这样吧,反正我看咱们今天也睡不着了,今晚咱俩就好好聊一聊天,明天回去在车上再休息去!”

司俏一听张密这么说,她的话匣子也渐渐打开了,其实她心中一直藏了很多话,这些话她也从来找不到人能倾诉,今天正好和张密聊得比较深入,她便将自己认识杨青云以后的那些事情点点滴滴的都向张密说了。

尤其说到杨青云帮她舅舅陈东阳还有帮陈博的时候,这个过程非常的难以置信,但是又非常的精彩,别说司俏说得兴奋激动,连张密听得也觉得传奇不可思议。

“我的天,杨青云就是个十多岁的娃,他哪里懂这么多?听你这么一说连陈博这样的营销总监级的存在在他面前也只是个小学生?说句实在话,听你讲故事真比看电视剧还要精彩!”张密感叹道。

司俏轻轻一笑没有辩驳,实际上这些事情她自己说出来也觉得传奇。她现在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杨青云的情形,那个时候杨青云穿着朴素甚至有些土气,在班上也从来不显山露水,但是自从司俏认识杨青云之后,后面发生的事情那些点点滴滴,司俏现在都觉得无比的梦幻。

反正这些事情就那么发生了,司俏也见证了,然后就到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行,听你这么一说我怎么着也得去试一下,我倒要看看杨青云真是不是那么神奇。如果他真那么厉害,我张密也想尝一下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的味道,哈哈……”

张密哈哈一笑,而这时候两人定好的闹钟响了起来,已经凌晨四点了,抢头香可以出发了……

……

衡州的庙宇古木森森,高香从大雄宝殿开始一共烧了五座殿之后,知客僧已经静静的等着司俏和张密两人了。

司俏从来没有烧过香,不知道该怎么做,好在张密是这里的常客,每到一座大殿张密点燃高香之后插入香炉,下一步会进入大殿跪拜,然后再给功德箱投一点钱,司俏跟在她后面学着样子,兴许是受到气氛的感染了,司俏心中竟然也生出了一股莫名的虔诚,内心开始变得无比的平静了。

知客僧带着两人到了一所清幽的禅院之中,禅院的匾额之上写着四个字:“茶禅一味”,有两个小和尚在煮茶,茶香飘逸,沁人心脾。

院子里面坐着一个大和尚,这和尚胖胖如弥勒,不像是高僧大德,倒是像是邻家慈眉善目的老大爷一般。但是他穿着僧衣,布衣麻鞋,坐定之后,司俏发现这和尚好像还是有一点与众不同的气质。

“两位女施主早!这个时候香火渐旺了,人流也多了,在这禅院之中最好看的便是这一景!你们看看庙宇的香火!”大和尚道,他没有自我介绍,但是司俏昨天听杨青云说灵悟和尚,这大和尚应该就是这个法号。

小和尚给司俏上了一杯茶,她将茶捧在手中,顺着大和尚的手看过去,果然可以居高临下将整个寺庙都尽收眼底。

衡州的庙宇香火鼎盛,每月初一、十五更是信众很多,而坐在这里便可以看到绵延的人群,密密麻麻如同蚂蚁一般,从外面的正门一直到最后的一座佛塔,司俏不敢相信自己和张密两人也是沿着刚刚这一条路走过来的。

“难怪这一柱头香得800块,原来可以享受vip服务!”司俏心中暗道。

而这个时候张密已经和灵悟法师聊上了,只听张密道:“法师,我叫张密,从星城而来,说句心里话,现在我每天都觉得很痛苦!求不得之苦,一心只想晚上攀爬升职,可是却屡屡又不能遂心愿,因而苦闷无比,不知道法师能否开解?”

灵悟摇头道:“到这个地方就是喝茶,然后再看人观景,很多人以为见了我就能得到什么开悟,实际上那本身就是最大的误解!佛家讲缘,今日我们有缘在这里品了一杯茶,就此而已!”

张密愣了一下,一时竟然不知道怎么说话了,司俏在一旁忍不住想说自己两人可花了大价钱才抢了这柱头香呢,大和尚这话说得简直让人想直接怼。

和尚很聪明,似乎感受到了两人的内心,他豁然一笑,又道:

“张施主心中明白,却故意要问,问了也是白问啊!你硬是要问,我就送你四个字,‘众生皆苦’!”

张密皱眉道:“法师,我这个妹妹是个大学生,但是能力很强,在大学的时候就自己经营了事业,事业搞得蛮成功。不过她在感情上很有苦恼,不知道法师能不能也送她几个字呢?”

“啊?”司俏一下就尴尬了,她心想这烧头香分明就是个套路,这胖和尚一看就是个工于心计的老油条,别的不说,但说哪个和尚就吃青菜豆腐长得这么肥的呢?

司俏可不想把自己的隐私拿出来去请教什么,和尚懂什么?不过是套路捞钱而已,而且说话还不好听,想发飙生气今天付的钱又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真是憋屈难受。

司俏心情愈发有点躁动,而恰在这时候大和尚忽然道:“这位小施主之苦有‘求不得’,更苦在‘不得求’……”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司俏内心剧震,手中端着一杯茶她都差点洒落在地了。

Copyright@2020